Nannbz

一个铁唯兼RDJ吹
王者峡谷召唤师
奇迹大陆搭配师
及曾经的非酋阴阳师
雷各种跨代cp和多p和水仙
不吃pwp

【S/B】溺于苍穹 Drown in Your Eyes(End)

虐的不知所措

ex Machina:

简介:这篇文章的起源要怪某位不(p)透(e)露(r)姓(o)名的太太,给我看了WF#184,直接被虐傻了,虐出风格,虐出精彩,缓了两天回过神来,满心里只有我不管我不管我要脑补一个后续。


希望能够喜欢QAQ


原作:DCU(World's Finest #184)


PG13


Disclaimer: 角色属于DC,被虐吐出来的血属于我。






01


克拉克的眼前开始出现模糊的光。也许这是身处长久的黑暗带给他的幻觉——他时常会在睁开眼后,等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渗进他的视网膜,而有那么几次,他几乎觉得那成功了。于是他伸出手,向着光明的方向,这是本能一般的反应。


 


然后他的手被另一双手捉住了,比自己的微凉些许。他的手服从地顺着指引的力道贴上了对方的脸颊,而他在接触到那皮肤表面之前就已经清晰明了地感觉到那骨架与血肉的每一丝起伏与韵动。


 


熟悉到仿佛他曾一直看着他,分分秒秒都在。他在脑海里把星球日报、北极冰原、堪萨斯玉米地、宇宙与阳光都重新涂上了无数遍色彩,只有那副面孔和永恒的黑暗一起,凝固于时间。


 


02


克拉克在那一天之后挺冷静的。那是几十年前的几十年前。他花了前一个几十年去思索自己在后续事件上一直保持镇定的原因,大部分时候他会归结于自己没有亲眼看到蝙蝠侠被那台机器粉碎成分子的景象。


 


在那个小型葬礼上,没有什么棺木可以让他来抬。他只能空着手站在一边,看绿灯侠变出了可以经历任何风吹日晒的墓碑。墓志铭是他挑的,“正义卫士,逝于战场”。他决定在这件事上采取独裁,布鲁斯如果对他的文采不满意,可以从消逝去的虚空中爬出来重新把自己组装好,然后把那行字改掉。


 


罗宾发了毒誓要把凶手缉拿归案。克拉克试着去宽慰短短几年内再一次愤怒伤心到无法停止颤抖的少年。那段时间他无数次出没于韦恩庄园,眼见着向来打理得条条整整的院子里杂草开始悄悄冒头。在进去查看老人与少年的情况之前,他会先停下来,一声不吭地用手拔去枯萎的玫瑰花间茁壮的营养强盗。每次来他都会看到墙体上一块新的霉斑,地面上一个新的凹陷,或是阁楼上一片新的蜘蛛网,从中间垂挂下来的隐秘小刺客用八只眼睛害怕地盯着他手中的扫帚。


 


他放过了这个角落。


 


“我们快要离开了,克拉克少爷。”阿尔弗雷德告诉他,把白布罩上最后一件家具。老人的手指恋恋不舍地从木头上滑过,从布下抽出,上面的纹路像是干涸的河道。


 


从此不再回来。克拉克听出了管家的后半句话。


 


他徒劳地与大宅的日渐消落做抗争,无人的宅邸等同于被切断了生命的根须。直到管家与少年在另一个城市重新开始,罗宾又开始活跃于打击犯罪的第一线,比之前更加暴风骤雨,俏皮话也变得精挑细选。


 


克拉克慢慢地飘向天空,离韦恩大宅越来越远。他注视着变成小点的庄园,在平流层上空对着它说了一句再见。


 


03


他依然有着全世界最敏锐犀利的眼与耳。新闻与消息源源不断地传向他,在每一条后巷的垃圾桶边低语的罪恶。他有着自己的计划,就像是之前另一个人曾经那样,有条不紊地一点点把脏污城市的泥垢擦去。超人同样有着超凡而无与伦比的细心与耐心,而罪犯总会忍不住在某一时刻露出马脚。


 


特别是那一个,名为大卫·格雷格,他闭上眼就能看到的那一个。蝙蝠侠带着罗宾与超人一起追踪着他跑过大半个国家,终于围堵到那名罪犯的时候,超人却不得不离开,解救一架正在自由落体的冒着烟的飞机。等到他回来,在场的只剩下受伤的罗宾。他从少年断断续续的诉说中拼凑出当时的情景,在敌人的机器中一片片撕碎飘散的蝙蝠侠。


 


他停止了去想象,恨不能把脑子拉出来,阻止这段绘声绘色的影片播放。看着蝙蝠侠的墓碑似乎还轻松一些,它的确结实而顽固,拒绝让时间在它身上做任何手脚,也拒绝去回应克拉克对着它说出的那么多话,阴沉地矗在那儿。


 


克拉克年复一年地感叹自己的好脾气,一次也没跟那块墓碑争吵起来,也从没因为受到冷遇委屈憋火。他勤勤恳恳地在星球日报写稿子,认认真真地变着花样给自己做饭,仔仔细细地把罪犯扔到警察局里,然后准时去向那块墓碑炫耀一天的收获。他总是选在那个黑乎乎的家伙会去夜巡的时刻。


 


他后来意识到,也许这是他在潜意识里想要告诉对方,今天你不需要出来了,好好休息吧。


 


享受你的,休假吧。


 


04


克拉克花了前一个几十年去思索自己如何做到这样的冷静从容,大部分时候他会归结于自己没有亲眼看到蝙蝠侠被那台机器粉碎成分子的景象。少部分时候,他用力掐着自己的胳膊都没觉得疼。


 


05


克拉克在镜子里看见自己鬓角的第一根白发时倒抽了一口气,接着就冲去了蝙蝠侠的墓碑。


 


他大概足足絮叨了半个多小时,自己也不知道是在表达难过还是感慨。反正离上班时间还有一段距离,城市在它的保护者掌心余热中正安然苏醒,于是超人干脆给墓碑多念了一会儿最近的新闻,私心作祟下多挑了几篇署名克拉克肯特的文章。


 


然后是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直到两鬓斑白。


 


06


他应该更加小心的,毕竟时间与重力已经开始在他身上显现作用的痕迹。那是个系列抢劫案,而他对此向来有一套处理方式。然而他丢掉了几十年来培养出的小心翼翼——那墓碑一定会嘲笑他的——在认出那个熟悉的犯罪道具制作手法之后。


 


克拉克意识到自己在看着抓住杀害布鲁斯的凶手的唯一时机,当他面对那个使用着大卫·格雷格制作的道具的矫健精明的男人,所以他没能移开视线。一束光击中了他的眼睛,那是他曾看过的最强烈的锋芒,之后他便被打入黑暗,连一秒钟的适应时间都没有。


 


他听见对方说着一大堆关于激光手套,里面中藏有的氪石,还有永久性失明之类的话,大概是以为自己已经获得了对付超人的全然胜利。但他可不是从来都是像在墓碑面前那样好说话,战斗的血液在有了年岁的极地狼身体中依然奔腾。


 


克拉克与这名神秘的男子一起来到大卫·格雷格面前,几十年前的罪犯已经老态龙钟。他确实是这一切抢劫案的幕后黑手,得益于他从未间断研制出来的各式发明。


 


“不过我确实有最自豪的作品,完美的创设,在他身体处于巅峰期时被我用机器传送到现在这个时代。虽然我不得不用最强力的手段把他洗脑,才让他稍稍归顺于我。”格雷格对超人说,“你不好奇我的牵线木偶是谁吗?”


 


那名男子的头盔在之前的打斗中已经被摘了下来,现在他安静地站在那里,像是断了电的遥控智能机器人。不过克拉克能够感觉到从那躯体中缓慢散发的属于人类的热度,几乎是眷恋一般绕住他自己的身体。眼前依然漆黑一片,于是他顺着那温度伸出手,贴上了对方的脸颊。


 


克拉克有几十年没有见过那张脸了。他记得具体的秒数,而计时器在他的指尖接触到对方皮肤的那一刻停了下来。他立刻就想要喊出那个名字,而双手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无法离开那些坚毅的曲线。


 


过去的每时每刻每分钟,他从未停下描摹。


 


07


罗宾的及时加入让一切变得简单了许多。他们把大卫·格雷格扔进了监狱,把布鲁斯带回家——早在几十年前他们就该这么做了。


 


蝙蝠装依然被保留着,质地完好。罗宾把它从自己的秘密基地带了过来,催促布鲁斯换上。克拉克坐在一边的椅子里,耳朵捕捉着每一丝细小的窸窣和低沉的交谈。他没有向已许久未见的罗宾询问关于阿尔弗雷德的事情,而这是他唯一一次为布鲁斯失去了所有记忆感到庆幸。


 


“记得什么吗?”罗宾向蝙蝠装里面的人问道,那身装备显然合身到让他产生了比应有更多的希望,就像是他们已经重新拥有了那名暗夜中的骑士。


 


“这个……隐隐约约有些熟悉。”


 


“他需要时间,迪克。”克拉克出声打断罗宾显而易见的失落,“我们都需要时间。”


 


他面对着玻璃窗的方向,那是布鲁斯正站着的地方。这应该是一个黎明,阳光应该正洒在对方的身上。


 


08


布鲁斯知道那双眼睛无法视物。


 


他从未把对此感到的可惜说出口,就像他也从未用言语表达过自己对于那双蓝得惊人的眼睛的迷恋。


 


是什么时候沉沦的呢?他向前回溯,直到他第一次见到它们的时候。


 


不,在那之前。


 


那时候他的大脑里依然一片混乱,无数个声音每天都在争夺阵地。有时他会忽然清醒,在空荡的暗房中听着自己粗重的呼吸,接着又被头部紧箍着的机器用电击中,重新拉下厚重的水面,反抗着向脑海里钻的各条指示。


 


无论是谁在对他做这样的事情,那个人都十分专业。日积月累的精密洗脑总算是用水滴击穿了最固执的顽石,布鲁斯努力抓住的一切都渐渐离他远去,沉入黑暗,不再回应他的呼喊。那双眼睛出现在各个一闪而过的画面中,像是幻觉,又像是唯一刺破这片黑暗的光芒,在缺口重新合上之前,他总能看到那双眼睛。


 


他知道那双眼睛不能视物,然而只要他在房间里,那两小片天蓝色就会跟着他转。在布鲁斯眼里这有点可爱,觉得这是又一项克拉克的超能力。克拉克向他展示过很多异于常人的本事,一把年纪了,依然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一样。


 


如果不是有一次看见对方在光天化日之下直直地戳进断崖,他几乎没法相信克拉克失明的事实。


 


被称为迪克的男子会时不时搬来奇怪的机器,让布鲁斯试着躺在里面,或是让他喝下可疑的药水。他听见对方与克拉克在以为他不在场的时候悄声交谈,聊着他反向洗脑的进展。迪克总的来说很乐观,偶尔也会被消沉困扰一会儿,而克拉克永远在此时帮助所有人重新怀抱希望,布鲁斯有时候觉得他就像是永不会燃烧殆尽的恒星一般。


 


不过,事实是,没有这样的恒星。


 


他在克拉克头发几乎全白的时候开始看到一些未曾属于过他的闪回,有时候还能连续起来,让他得以窥见一段完整的他所不知道的过去。他向迪克与克拉克描述这些故事,总能让那两个人变得像是圣诞节提前来了一次又一次。


 


他开始更多地梦见那双眼睛,镶嵌在更年轻的脸上,与现在那双惊人地重叠。


 


布鲁斯知道克拉克会以超人的身份去解除人类的一个又一个苦难,大到疏散海啸袭击的村庄、阻止一场小型战争,小到帮一个女孩找到她丢在机场的抱抱熊。失明为他带来了不少麻烦,经常只能依靠听力来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最佳的判断。他变得容易受伤,身体大不如以前也是原因之一。可是布鲁斯从未从他的口中听过任何怨言,一句都没有,连“今天天气真糟糕”也不曾说过。


 


“今天冰雹下得挺大。”克拉克钻进窗户,拂去身上鸡蛋大小的冰块。“这让我想起了我们之前打雪仗的时光,布鲁斯。你当时作弊……”


 


布鲁斯不得不忍受之后长达一小时的充满感情的回忆。他坐在那里,盯着那双蓝色的眼睛,觉得时间过去得真快。


 


在精神足够稳定、近一些的记忆也慢慢回来之后,他觉得克拉克遭的罪得怪自己。他开始满世界地寻医问药,往往失望而归。毕竟,谁知道怎么修补一个氪星人的视网膜呢?


 


在这些事情进行的时候,白色也开始慢慢爬上他的耳际。布鲁斯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第一根白发时吐出了嘴巴里的牙膏沫,默默地把它拔了下来。


 


“克拉克,”他去敲了对方的房间门,“我还是会变老的。”


 


克拉克盯着那根如同犯罪现场证物一般被举在自己鼻子地下的白发,就好像他能真正地看见似的,做了个不知道算不算开心的鬼脸。


 


大卫·格雷格曾为了保持布鲁斯的身体状态处于最佳,给他打过不少抗衰血清。这曾一度让他们担心这会改变布鲁斯的生理,或是有可怕的副作用。


 


“看来你没法像一只壁虎那样长出切断了的尾巴,也没法像吸血鬼那样长生啦。”克拉克祝贺他。


 


“本来跟壁虎也没什么关系,”布鲁斯说,“我是蝙蝠。”


 


他有些承受不住那双眼睛毫无保留地向他直直铺洒而来的温暖,于是他上前一步,给了克拉克一个拥抱。


 


09


后一个几十年过去得似乎比前一个要快些。布鲁斯与克拉克同时没了最后一根黑头发——当然是由布鲁斯负责计数,而这次他没作弊。


 


迪克已经先走了一步,而他们认识的其他那些人,佩里,露易丝……也都已经去了六尺之下。布鲁斯的膝盖关节在每一个雨天毫不留情面地折磨他,他哪儿也去不了,只能在壁炉前用拐杖跟克拉克的导盲棒打架。


 


“这于我而言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克拉克忽然说,脸部随着壁炉里火光的噼啪作响一明一暗。


 


“别说得好像你明天就要入土了一样,老头子。”


 


“到了那种时候我是知道的,老头子。”


 


他确实是知道的。而布鲁斯在那双眼睛比平时更要明亮一千倍的时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看见克拉克的嘴角浮现出一个笑容,无数次地出现在他那张依然英俊的脸上。他记起了几十年前的几十年前,他第一次看见那双眼睛,里面盛着笑意与苍穹。


 


克拉克向前伸出手,于是他摸着沙发背走过去,把那只手轻轻拉到自己的脸侧。


 


那双眼睛里的光芒几乎要灼伤他了。它们紧紧地锁住他自己的视线,像是要把好几个几十年的思念与热烈的感情在那一个时刻倾倒给他。


 


“布鲁斯,你看起来……”


 


克拉克的手垂了下去,被布鲁斯重新拾起来,靠在脸上。他坐在那里,直到那只手变得冰凉。


 


10


黎明的阳光温柔地包裹住了两个重叠的身影,寂静沉默,如同久存于世的磐石。


 


The End




note:原作停在救回布鲁斯的地方,布鲁斯失忆,克拉克失明,下面一行小字,“这对罗宾来说真是艰难的任务,所以这一切其实都是幻想出来的故事,罗宾知道这一点有没有很开心?”

不知道该给这个官方比什么手势(x

评论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