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nbz

一个铁唯兼RDJ吹
王者峡谷召唤师
奇迹大陆搭配师
及曾经的非酋阴阳师
雷各种跨代cp和多p和水仙
不吃pwp

【麦雷】狐

“殿下,您快看那边有只狐狸!”
“快快快,要是这只我还没抓到,那就搞笑了!”

说着,Lestrade弯弓搭箭,他还没张开,双臂拉着弓尚还不能稳定。好不容易瞄准了树丛里的兔子,突然旁边的草丛动了动,斜刺里窜出一只狐狸,眼疾嘴快把兔子叼走,留给石化在风中的小王子一个大白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没抓到啊啊啊啊啊!!!这下惨了,父王要是知道我连着三天打猎都没射中一只,我就得无休止的上课了啊啊啊啊啊啊!!”Lestrade哀嚎着,委屈地蹲在地上不愿意起来。

“殿下,那你先把我这只松鼠拿去交差吧,总比没有好啊。”

“……你哪儿搞到的松鼠啊?!!”

“这您就别管了,老臣一把年纪还能逮到松鼠就算不错了,您到底要不要?”

“要要要!”

“切…切克闹?”

“……您真潮。”

“殿下客气了。”

回城堡的路上,Lestrade无意间瞟到路边的一团红毛,夕阳温柔地覆盖着大地,红毛看起来格外的温暖。他悄悄摸上去,依稀辨认出这就是刚才那只叼了他兔子的狐狸。

一时间,小王子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比了个手势,偷偷让身边的侍卫把小红毛带走。

马车一路往城堡飞驰,小王子摸着狐狸毛,没来由的心里一阵满足,逐渐沉沉睡去。

而狐狸Mycroft醒来便是这样一幅景象,他被人抱在怀里,这个人在马车上,车子颠儿颠儿的,小人儿头上的银发也跟着颠来颠去,就像是车外银色的月光,就那一霎惊艳了他整个狐生。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狐狸挠了挠头,想着自己明明在路边就睡过去了,梦里有那只美味的兔子,他抱着自己的尾巴,完全不愿意从梦中醒来…尾巴…等等,尾巴???

“我的尾巴呢???”

Mycroft慌了,倏地一下就炸毛了,这时他感受到了,他的尾巴正被小王子的手臂压着。

然后,Mycroft盯着小王子的睡颜,悄悄把鼻子凑近了,眼看着小王子精致的脸就在眼前,Mycroft定了定神,张开了嘴,

照着鼻子就咬了下去。


“呜嗷嗷嗷嗷嗷啊啊啊————”

小王子泪眼汪汪地盯着眼前好整以暇看着自己的狐狸…等等,好整以暇不是形容人的吗?前几天才刚学呢。

不管了,反正这只漂亮的狐狸就那么盯着他,小王子也只好止住哭泣盯着狐狸,一边偷偷用余光打量。

“他的头顶那撮毛卷卷的,好可爱啊。”小王子想。

一边的狐狸也闲不下,

“这么仔细一瞧,他的眼睛和他的头发一样好看啊……啊。”

于是一人一狐就互相盯着对方盯到小王子都快哭了,眼睛好疼啊…

然后小狐狸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过头去。这时候城堡也到了,小王子左手拎着狐狸,右手拎着松鼠,一路飞奔,过了父王那关之后,Lestrade冲上楼,躲进房间,把小红毛放在面前,开始自说自话。

“从今天起你就住在我这里了,这儿什么都有,你不用担心没有食物…。”

小狐狸抬了抬头示意自己听懂了,头一扭,又翻了个白眼,轻车熟路跳上了床,挑了个正中间的位置舒舒服服地蜷了起来。

小王子也想上去躺着,才刚迈开步伐就被狐狸一记白眼吓了回来。

……

半夜,Lestrade委委屈屈躺在自己的大沙发上又一次睡了过去。

床上的狐狸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着Lestrade,

“奇怪,我怎么就莫名其妙住下了???”

……

一人一狐相安无事很多年。
十年后,小王子变成了大王子,小狐狸也变成了大狐狸。

大狐狸还是霸占了床中央,
大王子却可以睡在床侧了。

有一天,父王召来Lestrade,决定为他择一门亲事,认为他是时候成家了。

晚上,大王子抱着大狐狸,像这十年来每一晚一样,说着今天的事情,而Mycroft从一开始的抗拒,渐渐的习惯,最后每天一到点,就会自动自发跃上Lestrade的腿。

“Mike,父王要让我选一位女子成亲了。”

眯缝着眼睛的Myc炸毛了一样突然站了起来,直愣愣瞅着Lestrade。

“Mike你不要太激动,我也觉得是时候了…”王子像往常那样顺着狐狸毛,想着这么多年了这毛还是这么舒服呢。

“也许我的王妃不喜欢你呢…那你就要和我分开啦。”


大狐狸跃下了Lestrade的腿,直奔角落,把自己蜷成一个团子,不论王子怎么叫也不回来。

Mycroft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害怕王子成亲的那一天。他不想让他和自己分开,这么久了,没有每天睡前听他犯傻,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当天晚上,大王子第一次一个人睡了床。

午夜钟声响起,Mycroft从角落的阴影里走出来,跃上了床。月光还是像当年那个晚上一样温柔;大王子的睡颜也一如当年,只是小王子的脸有了棱角,眉眼也变得深邃。

他的额边的银发随意搭在脸上,盖住了眉毛,顺着脸颊的弧度一路搭到了他的嘴边,没入嘴角。

Mycroft像是魔怔了一样,突然很想啄一啄Lestrade的唇。

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心满意足的Mycroft再一次把自己蜷起来,第一次睡在了Lestrade枕边。

一夜无梦。

第二天,Lestrade像往常一样起床、像往常一样想去抱一抱Mike,却觉得哪里不对劲。

Lestrade以为他睡在枕边,便转过了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是谁!!!”

Mycroft大清早被尖叫吵醒,刚想把尾巴拍到人脸上,却也觉得哪里不对。

“我的尾巴呢????”

这次是真的没了。

Lestrade滚下了床,“你你你你你你,你是…你是Mike??????”

Mycroft习惯性想舔舔爪子,却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好像不太适合做这个动作。

“Mycroft,谢谢。我十年前就想说了,还好你没给我取什么更可怕的名字,你那金鱼一样的脑容量完全不够你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名字。”

“可可可可可是,可是你,你不是狐狸吗?”

“我怎么知道我还有会变回来的一天?”

“变…变回来?”

“你没听过青蛙王子的故事吗?我和他的遭遇差不多。”

Lestrade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故事,脸忽然刷白。

“…包括……变回来那部分吗?”

Mycroft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

“你…你不会亲了我吧……”

留给他的只有Mycroft一溜烟冲进盥洗室甩上门的声音。

……

Mycroft好不容易决定面对Lestrade,磨磨蹭蹭地走了出去。




Lestrade定亲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一拖再拖了。





End


评论(5)

热度(28)